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绝世剑魔 第二百零八章 红月浩劫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9:48

绝世剑魔 第二百零八章 红月浩劫

激战在继续,云中的枯灯,看着眼前那妖王在不断的受伤,挣扎

,死斗。默然道:“玉冰尘,你想过,自己的死法竟会是如此么?”

忽然有一名弟子来到观战的枯灯身前,伏身道:“院主,山南结界,凌溪结界,全部被击破!具体情况不明!”

听到这样的消息,枯灯老人也面露讶异之色。就见又一名弟子飞过来,道:“报院主,有不计其数的妖兽,不知为何,突破了结界,正向这边扑过来。他们完全不顾伤亡,拦截他们的仙友,业已经全数阵亡。

“妖兽……莫非……”枯灯老人看着那还在死斗之中的巨狼,心中纳闷。但他很快就做了决定。道:“布阵!”

……

江余的神识之中,一片黑暗,他听得到外面的厮杀,却醒不过来。他感觉自己似乎在一条漆黑的大路之上,一直向前走,那条路似乎永无尽头。

血,满地的血,虽是黑暗,但江余感受得到黏在脚上的都是血。

在路的前面,忽然一道光闪过,一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在了眼前。

“冰尘……”江余看到了那影子正是熟悉无比的玉冰尘。他想出声去喊,却发觉根本喊不出声。

而那玉冰尘的影子,回头看着,却似看不到江余一样,失望的转过头,继续向前走。

“冰尘,冰尘……”江余奋力的追赶,却发觉自己怎么也追不上前面的那个影子。而耳畔传来的,不再是杀伐之声,传来的,皆是玉冰尘往昔的声音。

“我恨他,我恨死他了!”

“当然都会死啊,夫君真傻!”

“因为我爱上了主人……

……

越想挽留,那声音便越是真切,可是前面的那个影子已经越来越远。

“血……”江余感觉自己的双眼,又流出了血来,眼前更是一片血雾。

忽然,前面的玉冰尘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痴痴的看着江余,道:“夫君,记得给我报仇……”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玉冰尘整个人都化为了烟尘,四散飞掉了。

……

荒原战场之上,激斗仍在继续,倏然之间,天上雷云涌动,很快就覆盖了整个天穹。这雷云来的莫名,在场的诸多仙家,皆知这多半是有人在催动仙法。

但见雷云之上,金色的咒文闪动,风雷越来越烈,夹带的烈风,拂过荒原,发出巨大的呼啸之声!

倾盆而下!

不是暴雨,而是闪闪的雷光!无数的雷电光点,如同暴雨一样,从天空之中倾泻而下!

正是明玉坛奇阵!反八风雷阵!

站在云端的枯灯,亲自催动着反八风雷阵,为了破玄之曈,他早不顾一切了!毕竟他觉得只要有了破玄之曈,这世间就没有什么是他忌惮的了。他除了吩咐不许打伤江余的身体外,其他的,就没有吩咐了。

如同暴雨般倾泻而下的雷光,即便是仙家的人,被那雷光贯穿要害,也是瞬死。不过是片刻之间,下面就死了一大片的人。只有那些修为比较高深,或者看到雷云后就避开的仙家,方才得脱性命。而那些贪战之人,无一幸免!万物寂灭!

那巨狼妖王召唤出来的妖兽,转瞬间就都被那雷光消灭干净,而面对这倾泻而下的雷光,妖王身上更添无数伤痕。就听一声绝望的穿云狼吼。那妖王身躯节节爆裂开来。烟尘弥天。

“哼,正反八风雷阵之下,谁人能够抵抗!”枯灯老人心中得意。而就这时,他却发觉,下面忽然那妖王爆裂开后,出现了一大片的血雾。奇的是,那飘渺的血雾,根本无视反八风雷阵的存在。点点雷光射进血雾之中,如同泥牛入海,完全没了反应。

“嗯……怎么会这样?”枯灯老人很是纳闷,他的寿元,超过千年,千年的修行,在他的记忆里,八风雷阵的犀锐程度,世间仅仅输给凌霄剑意而已。除此之外,任何的仙法,和防御的武技都难抵挡八风雷阵的威力。

反八风雷阵停了,雷云尽散,因为与枯灯一起布阵的那些zǐ气峰弟子的灵气几乎都耗尽了。八风雷阵一停,下面立即就传来一连串的叫骂声。

“枯灯,你个老王八蛋,用仙术之前怎么不提前打招呼!”

“枯灯,你杀我师兄,天明宗和你没完!”

……

显然,八风雷阵之下,冤魂无数!

枯灯已经没空管那些人如何咒骂他,甚至准备飞上来和他决一生死了。他更关心的是,那血雾究竟是什么。

在叫骂声之中,那浓厚的血雾散去,在场的诸多仙家全都吓傻了!

就见一个熟悉的人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江余!

就见他迎风而立,双目血泪融合,殷红的液体顺着眼眶流出。一只手提着一把雪亮修长的长剑,而另外一只手,则紧紧搂着一个近乎赤裸的女子。

在场的诸多仙家,惊愕之余。忽然发觉自己竟然都不能动了。即便是强如沧海境的高手,亦是如此的感觉,天穹之上,似乎拉上了一层血幕,弥盖天际,一轮红月悬挂天际。

“定身妖术!”在场的仙家无不惊骇,但能在这里的人,都非一般的仙家,他们各自使催动灵气来化解定身妖术。可是一催动灵气,他们却发现了一个让他们绝望的事情,那就是他们自身的灵气,已经不归他们掌控。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引力,都要脱体而出一样!

“死吧!”江余一声低吼,手擎天泣,向天一指,顷刻间,在场所有的仙家,都觉得不仅仅是灵气失控了,所有人的神识几乎也都要失控了,似乎个个都要脱体而出,被江余手中那把剑给吸去。而神识脱体而出是什么概念!

死!

各路仙家虽然皆是奋力抵抗,但都是无用的,一个接一个的人的神识伴随着灵气,脱体而出,被江余手中的天泣所吸纳!

神识与灵气聚集,如同风暴一般,一片死寂!

此时此刻,枯灯老人亦是拼尽全力抵抗。和别人的完全无法抵抗不同,他毕竟是沧海境九重的不世强者。眼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被吸去。枯灯老人意识到了不妙。几乎是拼着修为毁掉的危险,他竟然挣开了禁锢!而挣开禁锢之后,他立即御风而逃!

“哪里走!”江余早就注意到了枯灯老人,立即御风而起,直追而上。枯灯老人,是他必杀之人!

枯灯老人一路向南疾飞,江余死咬不放。百丈之外,江余横剑一扫,适才天泣吸取的全部神识与灵气,化为了磅礴无匹的惊天一剑!一剑横扫,浩荡三千寰宇!一声惨叫!一代名宿,仙界元老的枯灯老人,竟也命丧天泣剑下。

杀了枯灯老人的江余,觉得眼前一黑,跌落云头,什么都不知道了。

……

半个时辰之后,无数的妖兽冲入了荒原战场。这些妖兽很多都是吃人无数的,可是看到战场之中的情景,也不由得都胆战心惊!

整个战场到处都是深不见底的沟壑,天坑。而尸体更是到处都是。令他们纳闷不已的是,许多人的尸体竟都是完好无损的,没有受任何的伤竟然就死了的。那些人多数都面露惊骇的表情,眼睛和嘴巴都张的大大。这样的一幕一幕,比鲜血淋漓更吓人。

“头,没找到啊!”一头三阶的牛妖,来到一头四阶虎妖报告道。少部分三阶的妖兽,到达三阶以后,就已经可以幻化为人。而来这里的,几乎都是可以幻化的妖兽。而那个虎妖,就是之前假扮商人的那一只。

虎妖愤怒道:“没找到就仔细找,把这里都给我翻过来也要找到!”

“可是头,这里打成这样,长小姐估计早就……”那牛妖话没说完,虎妖抬手就一巴掌,怒道:“哪里那么多废话,找不到的话,让你们个个抵命!”

就在群妖在各个裂缝,天坑之中四处寻觅的时候。一个身影飘落云头,见他出现,群妖伏首。

“见过大王!”

“都起来吧,找到长小姐了么?”那人问道。群妖就怕问这句话,一个个面面相觑,无人敢应答。

“那还不快去找!”那人厉声道。群妖领命,继续翻找。

这妖中之王,非是旁人,正是黑鳞!迷雾山不过是黑鳞常去的一个地方,而他真正的身份,乃是雪漫四大妖王之首,群山之中的万妖之王!

此番黑鳞要寻找的人,自然就是瑶心。瑶心跟随江余而去,黑鳞还是不太放心的。而当他知道各大仙门要去围捕江余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不妙了。各大仙门齐聚,实力非同小可。他聚集部众,本来的目的是无论如何,也要在众多仙门之前,将瑶心救回,可谁想到,还是迟来了一步。

“这边有个活的!”有妖兽这般喊道,黑鳞闻言,亦走了过去。

其实江余杀死了近乎九成的人,因为枯灯的原因,剩下的一成幸运存活,这些人在恢复了自由后,第一时间都跑掉了。而留下的这个活口,乃是被八风雷阵给打的昏厥了过去,掉进天坑之中,反而避开了江余的必杀之招。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差点又吓得晕死过去。一群人身妖兽的妖怪,将他团团围住,都在打量着他。

黑鳞麾下的妖怪,上前来问他话,可是问了几句,这幸运儿也吓得不敢搭腔。

“再不说话,我就吃了你!”见他不说话,问话的妖怪有些恼了。

黑鳞分开妖群,走到那人面前,手一伸,压在了那人头上。

“读魂大法!”诸多妖兽见妖王亲自出手,皆是惊骇。

所谓读魂大法,便是以自身灵气入侵他人神识之中,读取对方的记忆和想法。

“奇怪,竟然不在……”黑鳞手一松,那人因读魂大法的影响,已经气绝身亡了。

黑鳞所读到的,是江余和另外一个他不认识的女人被人围殴,而后直八风雷阵将眼前这人打晕为止。

黑鳞又命人寻找了一下江余的踪迹,却发现依旧是没有。在看现场这么多人的死状。黑鳞自言自语道:“莫非是那小子干的……”

“大王,长小姐不在这里,我们该怎么办?”虎妖的问话将黑鳞拉回了现实。

黑鳞踱着步子想了想,心说瑶心的下落,别人不清楚,江余是肯定清楚的。心说莫非是江余在这之前,就把瑶心给安置到安全的地方去了?

他想了许久,对麾下群妖道:“长小姐不见了的事,谁也不许和我大哥说,若谁敢泄露半个字,当知道我的厉害。若我大哥非要问起,你们就说她和江余走了。另外,发下群妖令,寻找江余。必要活的,哪个找到了江余。不管是谁,我化龙之后,位子就是他的!”

黑鳞一句话,群妖沸腾了!黑鳞是万妖之王,雪漫大陆的所有妖兽,都要听他的号令,他的位子比俗世的皇帝,仙界的盟主都要大了。

“去吧!”黑鳞一挥手,群妖各自分散,去寻找江余的下落。

四平治疗性病的医院
漳州好的男科医院
吉安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四平治疗性病方法
漳州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