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校草制霸录 六十五、张元亨的奋斗(中)

发布时间:2019-09-25 12:34:54

校草制霸录 六十五、张元亨的奋斗(中)

虽然失败,但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现在张元亨知道想要求神拜佛得去教学楼,而不是办公楼。

兜兜转转,他终于找到了天文学系经常上课的教学楼。好在刚开学不久,教务处张贴的课表还在,没有被前赴后继的讲座海报、活动通知所淹没。

他对着课表仔细研究半天,感觉自己今天的运势好坏参半。好的是自己圈定的4名候选人,其中那位孙元起青年奖获得者眼下就应该在教室里给学生上课,等着自己去拜访。坏的是不知道2名院士太老还是现任系主任太忙,这学期都没给学生开课,自己只有孤注一掷的机会。

加油,少年!

只要努力,今天是经世大学的预备役,明天就是经世大学的正规军!

张元亨给自己狠狠鼓了鼓劲儿,然后紧紧领带、整整西服,斗志昂扬地来到302教室,也就是那位名叫戈宝林的孙元起青年奖获得者上课的地方。谁知刚上楼,就看见302教室门口站着好几个人,个个都和自己一样人五人六地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甚至有人手里还拿着笔和本子,一副程门立雪虚心向学的样子。瞧他们面相,隐约就是修习班的同学。

他喵的,居然被人抢了先!

除了郁闷,张元亨更多的是愤慨:你们这群烂番薯臭鸟蛋来凑什么热闹?你他喵的知道什么叫天文学吗?一群连天文望远镜恐怕都没摸过的家伙,居然也好意思来和自己争,你们也配!

那群人自然也看到了后来的张元亨,脸上都露出古怪的神色,显然是认出眼前这位的来头。其中一个忍不住提议道:“等会儿和戈老师交流的时候,咱们按顺序一个个来,不要一拥而上,也不要一个人缠着不放,别让戈老师觉得咱们没规矩没素质!”

“对对,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每人问两个问题就适可而止,要给其他人机会,不准一个人包打全场!”

“没错儿!咱们要像当年米国提议的那样,门户开放、机会均等、利益均沾。”其余人纷纷附和道。显然昨天的光辉战绩已经给众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张元亨撇撇嘴:“什么先来后到?我说还要后来居上呢!”

前面那几个人的脸顿时黑成了锅底:大兄弟,你要是居上了,可就没咱哥几个什么事了!

好在张元亨还有点社会公德。他掏出那几本期刊晃了晃:“放心吧,我允许你先跑39米!反正我的宝刀40米,到时候你们死在我的刀下,可别怪我不讲规矩。”

前面那几个人满头黑线:明明这是令人高兴的消息

校草制霸录  六十五、张元亨的奋斗(中)

,为什么我们丝毫不觉得开心?

好在张元亨他们没等太久,下课铃便善解人意地响了起来。戈宝林“下课”二字声音未落,当头那位哥们便冲了进去,嘴巴利索得就像练过相声《八扇屏》:

“戈老师,您好!我叫徐新培,来自察哈尔省立一中,有幸拜读过您的大著《星际和星系际介质物理学》,虽然很多都看不太懂,但还是受益匪浅。尤其知道您还是近十年来唯一获得过孙元起青年奖的天文学家,我对您更是崇拜得五体投地!正好这次有幸来参加经世大学修习班,终于有机会向您当面请教,我非常的激动和兴奋!还请您不吝赐教。”

戈宝林对此似乎早已司空见惯,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笑着说道:“交流学术问题可以,但如果你有幸发明了永动机或推翻了相对论,求求你千万别告诉我。”

徐新培很配合地笑了笑:“您应该告诉那些连能量守恒定律、热力学第二定律以及洛伦兹变换都没闹明白的民科,发明永动机或者推翻相对论之前,最好自学一下《普通物理学》。——这是我研读《星际和星系际介质物理学》的一些感悟,主要是关于星际弥散带起源的,请您多批评指正。”

说着徐新培从随身公文包里掏出一本装帧精美的小册子,恭恭敬敬呈递了过去。

戈宝林很客气地接了下来:“好,有空我认真看看。”

张元亨心里猛然“咯噔”一声:我擦,这是有备而来啊!瞧那华丽典雅的封面,逼格满满,绝对是请专业人员精心设计的。而且那么厚实一本,也不是三五天就能攒起来的。自己怎么就没想起来写本书呢?那要是拿出来,绝对亮瞎所有人的钛氪金狗眼!

还是大意了!

旋即张元亨又自我安慰道:那么花哨的东西,肯定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就凭他们估计连LAMOST(大天区面积多目标光纤光谱天文望远镜)是啥都不知道的姿势水平,能写出那么厚的一本书?肯定是和某州一中那位戏精一样,论文是抄来的!

哼哼,你们就等着丢脸吧!

不过有了徐新培开的好头,其他人都精神大振。徐新培识趣地退下之后,马上就有第二个人涌了过来:“戈教授,您好!我是苏北新海中学的廖天平,从小喜欢天文学,上中学以后就在我爷爷廖锡同先生的辅导下自学《高等数学》、《大学物理》、《天体物理导论》、《恒星物理学》等课程——”

“廖锡同?是花果山天文台的廖锡同研究员吗?”

“是啊。您认识我爷爷?”

“当然认识。全国搞天文的就那么几个人,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能不认识吗?去年开学术年会的时候还见面聊了几句呢!”

廖天平笑得更加欢实:“我爷爷在家经常提起您,说你是青年一代最杰出的天文学家,要我向您学习。一直以来我也是以您为榜样的。去年年底,我有幸以第二作者身份在《THE_ASTROPHYSICAL_JOURNAL》(《天体物理学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

“那篇文章我看过,写得不错!”说着戈宝林抬起手腕看看手表,略带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十分钟以后我还有个很重要的会,现在要马上赶过去,大家有什么问题,咱们以后再交流吧!”

听说戈宝林要走,后面几个顿时急眼了,一个个都鼓噪起来:“戈老师,我就向您请教一个问题,不会耽误您太久的!”

“我也就一个问题,最多30秒钟!”

“戈教授,这是我写的论文,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能麻烦您抽时间看看么?”张元亨挤在人群后面也高声叫嚷道。

戈宝林的学生显然久经考验,控制起场面来驾轻就熟。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围着葛宝林站成圈,然后一推一挤,就把众人压到了两边,给戈宝林让出一条路来。眼看到手的鸭子就要飞走,那些没捞到机会的人再也顾不上温良恭俭让,就像菜市场的商贩一样纷纷抛出自己的杀手锏和大杀器:

“戈教授,我发现您去年发表在《Nature》(《自然》)上面的那篇论文,部分内容值得商榷,这是我写的商榷文章,请您过目!”

“戈老师,我觉得最新一期《ANNUAL_REVIE_OF_ASTRONOMY_AND_ASTROPHYSICS》(《天文学和天体物理学年评》)上,米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亚当里斯教授关于观测遥远超新星的论文存在关键性错误!”

张元亨不甘示弱:“我发现了一颗有液态水的类地行星!”

消息如此具有爆炸性,立马起到了“一鸟入林,百鸟压音”的效果,整间教室的人都安静下来,瞪大眼睛望着张元亨。张元亨很满意这个效果,他环顾一圈才接着说道:“当然,这需要时间。不过在此之前,我已经成功搜索发现9颗小行星,独立撰写的3篇论文在国际专业学术期刊上发表。只要假以时日,发现有液态水的类地行星完全不在话下!”

“切——!”周围一片鄙夷。

徐新培冷笑道:“给我一个支点,我还能撬起地球呢!”

“只要支点,不要杠杆?”

徐新培冲张元亨努努嘴:“咱们这儿不是有个杠精么?还要啥杠杆?”

张元亨还在往前拥,努力想把手里的杂志递给戈宝林。这时有人过来把他还有其他几个人手里的材料给收了起来:“我是戈老师的研究生,你们材料我先收起来,到时候一并交给他。”

“那你什么时候交给戈老师?”

“对啊,戈老师什么能看完给我反馈消息?”

毕竟修习班只有十天时间,想要拿到免试入学资格,必须在这几天就要看到成效。隔个十天半个月再反馈消息?猴子早过火焰山了!

那人眼皮都没抬:“材料我会尽快交过去,至于戈老师什么时候反馈消息,那我就说不准了。短则一两个星期,长则一两个月,看戈老师的心情和工作安排吧?”

短则一两个星期,长则一两个月?这不止要唱《凉凉》,恐怕得唱“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才行。张元亨急切地说道:“学长,能不能麻烦你和戈老师说一声,让他快一点?我们比较着急!”

“着急?有什么着急的?关系到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评估,还是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立项?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评选,还是重大国际合作项目结题?”

张元亨梗着脖子说道:“百年大计,人才为本。我的东西说不定就关系到国家发展、经世大学的未来,你说着不着急?”

“得,既然你这么厉害,那你自己去找戈老师说吧,免得我耽误了国家发展和经世大学的未来!”说完那人把张元亨的三本杂志拍了回来,抱着其他人的材料扬长而去。

张元亨回头看时,才发现戈宝林早已不见踪影,边上只剩下一群人的偷笑和窃窃私语。

第二次拜访作战,失败!

晋中治疗睾丸炎方法
晋中治疗睾丸炎费用
晋中治疗睾丸炎医院
晋中治疗龟头炎方法
晋中治疗龟头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