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君临星空 第一百二十六章 赞助(第五更!)

发布时间:2019-10-19 13:31:30

君临星空 第一百二十六章 资助(第五更!)

储藏室里。

韩东瞥了眼脸色惨白的钱高,愕然失笑,随即好奇的扒拉两下不锈钢箱门。

喀嚓!

约有数厘米后的箱门,当场断裂。

箱门与保险箱的链结早已断裂,脱落在地,砸出金属性质的铿锵响音。

这么一下,吓坏了钱高。

他不由自主的浑身哆嗦,心里直打寒战,只觉得眼前的韩东犹如擎天撑地的伟人,让自己仅能仰视。

当然,

他正跪在地上,也只可仰视。

但不管由于甚么仰视,钱高的内心实在有点崩溃,说好的输入密码或者进行切割,怎样变成了如此震动眼球的景象。

天可怜见!

那可是保险箱!不锈钢制成的保险箱啊啊!

……

另一侧。

韩东则是看向保险箱里面,赫然搁着五六本小册子,那封面都有些泛黄,似乎年代久远的模样。

“术?”

他伸手一摸,拿了出来。

咦?

其中1本册子上,蕴涵一丝灰白气流。

虽然只有一丝,可也不能忽视。

聚沙成塔。

蓄沙化山。

因而韩东毫不犹豫的融入身体,然后才视察手里的六门术,神色由好奇转为平静,最终变成了然感慨。

这么简陋的术,也值得封存保险箱?

师尊给自己的那五门术,韩东顶多看到第二页,参悟第三页都万分艰苦,而手里的这些术,基本都能看到最后一页。

“原来一门术,如此重要。”

“怪不得师尊百般强调,没有武术资源,哪怕具有盖世潜质也没有任何意义。”韩东若无其事,庆幸自己拜师的战略性意义。

古人有言,梅花香自苦寒来。

有宁墨离作为师尊,虽然时刻承当着生命危险,但亦有相应的丰富收获。

沉吟片刻,他随手翻了两遍。

这些术,不值得自己练习,但留着以后送给别人,倒也可以。

“不过。”

“书籍也能蕴涵灰白气流,而且没满百年历史,估计灰白气流的存在条件与年代无关,反而与物件经历有些关系。”

韩东眼底划过深思。

截至目前,苏河市内,凡是可能存在灰白气流的地方,他基本都转了一圈。

哪怕江南学府不开学,他也得离开苏河。

而在尔后,韩东打算总结各个城市内、蕴涵灰白气流的物件,是否具有甚么规律。虽然眼下已有一点猜测,但暂时还不能肯定。

“上了大学,基本自由。”

“也许我该抽出时间,前往华国帝都。毕竟那里的古董文物堪称繁不胜数,而且年限超越千年的建筑也有不少。”

心念电转,须臾之后。

韩东摇摇脑袋,按捺心底的杂念,看向一旁垂首站立的钱高,脸上浮出笑意:“钱高,你如今也有二品巅峰,估计再有数年必能突破一品。”

“是的,先生。”钱高恭声道。

他没敢抬头看。

不管保险箱里藏有甚么,皆非他能染指。作为一个代言人,就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明白位置。

况且。

经过刚刚的震撼场面,钱高更加清晰的明白,面前这位年轻人具有何等匪夷所思的武力……以及难以想象的光辉未来。

“恩,这门术给你,回去自行练习。”韩东点点头,递给钱高一门只有两页的术。

“术?”钱高狂喜抬头。

这可是武术的真正精粹,他只是有所耳闻,却没资格亲眼目睹一门术,且遑论具有一门。

紧跟着。

一本泛黄的小册子,扔到他怀里。

韩东淡笑道:“你只是2品,给你其他的术也看不了。这门最简陋的术,你尝试练习一下。”

“谢,谢谢先生。”

钱高激动的浑身直颤。

贮存室内的幽幽灯光,照亮了他那张感激无比的动容脸庞,仿佛发誓全力以赴的为韩东分忧。

……

五分钟前,莱思器材城正门口。

徐店长龙行虎步的走向王康等人,面带微笑,寥寥数语就明白了王康他们这些大学生的来意。

拉赞助?

这倒是可以。

但如今与以往不同,莱思器材城已经转到了韩东先生的名下。因此他提供赞助,必须请示一下韩东。

这一刻。

王康等师范大学的学生,包括韩泽慧,全都注视着徐店长,眼里神色各有不同……虽然有些学生暗自敬佩王康,可也不希望王康就此成功。

毕竟,

谁能拉到资助,谁就是学生会副主席。

徐店长悠然地扫了眼众多学生

,礼貌颔首,眼光落在王康脸上才露出轻笑:“你别急,应当没问题。但我得向上请示一下。”

向上?

请示?

王康不由好奇道:“徐叔你不是店长吗。”

“是啊,我是店长。”徐店长摇摇脑袋,压低声音:“但这座莱思器材城的新任董事长,正在巡查门店。听说董事长平时很忙,估计整座莱思,对他而言都只是小意思。”

话一出口,王康瞪圆了眼睛。

以他们的学生思惟,很难想象自己居然有机会见到这座莱思器材城的归属者。

而且这位董事长,连莱思都不放在眼里……恐怕是那些位列苏河最高端、鼎鼎有名的富豪。

估摸着,

他们大学里的领导也要恭敬以待。

其他学生也讶异惊呼,心脏开始噗通噗通的跳动,竟然尽皆产生了一丝紧张感。

正当此时。

里面的储藏室,传出轰隆隆的烦闷巨响。

仿佛1台重型器械正在砸落地基,震感不算强烈,但传入耳中的巨响,却令人提心吊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先在这等着。”

徐店长嘱咐了1声,急忙跑向贮存室的方向。

留在原地的学生们,惊疑不定的面面相觑,总感觉刚刚一连串的震颤闷响,太过可怕,恍如重型机械轰隆隆的运转。

“哈哈,你们别紧张。”

王康得意洋洋道:“我与徐叔叔感情不错,此次拉赞助肯定能一举成功。固然,我也不会忘了大家的功劳,至少你们当上学生会部长肯定没问题。”

这些青年男女的各异面色,渐渐转为笑意。

其实王康说的也对,虽然不能再进一步,但稳固目前的位置也算不错。

……

“估计我们不用冒着大热天,继续跑来跑去,还是王哥厉害,多亏王哥认识徐店长。”一个男生开口道,眼底有些艳羡。

……

“是啊。”

一个女生也巧笑嫣兮:“这么闷热的天气,跑两圈都难受死了,等回校咱们可得请王副主席吃大餐。”

……

王康面色故作澹然,颇为大气的摆了摆手:“这都不是事儿。徐叔肯定给我面子的,只要那位董事长不摇头,这事儿基本定了。”

“但是——”

他拖长音调,扭头看向韩泽慧:“韩泽慧同学,我觉得你一直在干扰我们拉赞助,等我回去,或许要与学校领导汇报一下。”

什么?

如此无耻,简直匪夷所思。

韩泽慧穿着短裙,抿了抿嘴,气的脸色发白:“只是给学校拉赞助而已,你这是公权私用。”

呵呵。

王康无声冷笑,俯瞰韩泽慧:“你嫉妒了?你不甘了?可是没任何意义,这就是我的社会人脉,你一个普通学生,怎样晓得社会?”

其他人也有皱眉的。

但看在王康与徐店长的熟络关系,索性假装没看到,只有一个女生面带不忍之色,但终究没开口。

“我给你思考时间。”

王康嘴角勾画嘲笑,宛若高高在上。

白痴。

韩泽慧面罩寒霜,懒得开口。

那女生也走到韩泽慧身旁,低声劝道:“小慧,王康与徐店长那末熟悉,咱们差不多能拉到资助,不是很好嘛。”

她有点不忍心,

要是回校以后王康告状,恐怕韩泽慧不能再呆在学生会里。

王康则撇撇嘴,言之凿凿:“呵呵,不是差不多,而是一定。以我与徐叔的感情定当拉到资助。所以,只要你答应帮我……我们一定会是很好的朋友。”

“有病。”韩泽慧扭头不语。

大不了不当学生会的干部,她也不可能与王康成为朋友。

若是为了点虚无缥缈的利益,连底线都丢掉,那是很可悲的事儿,韩泽慧只庆幸自己能守住底线。

王康面色变了:“你说甚么?”

韩泽慧索性抱着双臂,反瞪一眼:“我说,你有病。”

其他人面色略带担忧的看着,他们都是同学,也不想看到产生争执冲突,但招惹王康明显不太明智,也就旁观不语。

这时候。

徐店长迈着步子,走了过来:“来来,韩董事长听说有师范大学的学生来拉赞助,比较感兴趣,想见见你们。”

“真的?徐叔,你可得给我说说好话。”王康急忙凑上前。

“没问题。”

徐店长摆摆手,带着这些学生走向里面。

莱思器材城面积广阔,他们穿行在一排排的堆砌器材中间,看着精美华丽的繁多器材,有些眼花缭乱,内心忍不住打怵。

毕竟。

仍是学生的他们,即将看到繁华若此的器材城董事长。这可是毋庸置疑的苏河富豪,怕是到了大四,参加公司面试,那些公司老总都比不上这位董事长。

老总与董事长,可是两个概念。

“董事长?”

韩泽慧蹙着秀眉,心里颇感困窘。

这一切都是王康的功劳,毕竟王康与徐店长这么熟习。而她自己懒得搭理王康,但实在不想由于自己的任性离开,破坏此次拉赞助,仅能内心难受的跟在后方。

但她打定主意——

回校之后,直接退出学生会,免得遭到王康的诬告。

啪嗒。

啪嗒。

随着一连串的脚步声音,他们走到器材城的里侧,顿时看到站在储存室门口的两位青年男子。

其中一名披着风衣的青年,弯着腰,仿佛在恭谨感谢。

而另外一位则是穿着湛蓝短袖,袖口似乎崩裂,正淡笑颔首,却是背对着他们,看不到具体面貌。

那末——

董事长,大约正是这位背对着他们的蓝色短袖青年!

这时。

徐店长连忙上前一步,堆着笑:“董事长,那些想要拉赞助的学生们都过来了。”

众人脑袋一颤,立刻抖擞精神,皆是目不斜视。

“哦?”

只听一声朗朗轻笑。

穿着湛蓝短袖的韩东,转身扫了一眼,笑呵呵道:“慧姐,我就知道肯定有你。怎样,你想要甚么资助。”

寂静!

刹那间,全场死寂万分。

一股无与伦比的古怪气氛,犹如狼吞虎咽,顿时弥满此地,渗透到了所有人的内心深处。

……

早前低声相劝的女生,眼睛都直了:“董事长这么年轻?而且还管韩泽慧叫姐?”

“他,他们,什么关系?”

……

咕咚。

王康浑身如遭雷击,不敢置信地盯着韩东。

他当然识得韩东,当初让那白发青年瑟瑟畏惧的高中生,饶是已过半年,依然记忆犹新。

……

徐店长则是面色微变。

他看着韩泽慧走向韩东,心里暗道糟糕……自己刚刚只顾着与王康闲谈,但却疏忽了其他学生。

……

“小东?”

“你,你怎么在这儿?”

韩泽慧脑袋混乱极了,仅能错愕的站在韩东眼前,惊疑不定的上下打量自己这位堂弟。

此地,可是莱思器材城!

一座器材类型的商场,在苏河市堪称独一无二。单论价值,乃至远超她爸爸韩闻广的两家公司。

“哈哈。”

韩东闻言不由失笑:“我怎么不能在这儿。整座莱思器材城,都是我的。”

韩泽慧眼皮直跳,嘴巴好似闭阖。

恍如有一股难以启齿的惊愕,翻滚脑海,万万不敢置信自己堂弟居然不声不响的有了这么一座器材商场。

韩东问道:“慧姐,你倒是说说,想要多少赞助。费用太高,我可不舍得出。”

韩泽慧扯了扯嘴角,面露无语。

“恩,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她喘了两口气,理清迷惘的思绪,按捺彷徨的震惊,简略叙述了一番。

“哦。”

韩东皱眉颔首。

紧随着。

他扭头看向堆满笑容的徐店长,沉吟一番,指了指站在其身边的王康:“这位同学的品行,问题很大。”

“徐店长。”

“虽然你是五年老员工,但你与这位同学如此熟习,我有充分理由怀疑你的品行同样有问题。古人有言,人以群分,我觉得应该是这么个道理。”

话音刚落。

徐店长不着痕迹的往旁边走了一步,急忙道:“董事长,其实我与这位同学一点也不熟悉,我根本不认识他啊。”

“徐叔?”王康惊诧低呼。

“不是,你谁啊?我认识你吗?这位同学,请你自重点,不要随意叫叔叔。”徐店长皱着眉,义正言辞。

咕咚。

王康咽了口生涩唾沫,茫然地看了看一脸正义的徐店长,脑海里面好似有巨鼓作响,彻彻底底的懵了。

站在旁边的其他同学们:“???”

福州男科医院
南昌治疗盆腔炎医院
徐州癫痫病
福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南昌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